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木材破碎机 >

六万多985毕业生自嘲废物折射时代对人才重新定义下的焦虑

发布日期:2021-10-10 07:55   来源:未知   阅读:

  这群人在网络里自嘲为人生的废物,每天在网上分享“five(废物)心得”,他们还给自己取了个自嘲意味十足的名字——小镇做题家。这个带有自嘲性的称呼指的是从小镇或小城市依靠优秀成绩考入“985大学”的一群人。

  诚然如今的城乡的二元结构让许多寒门的学子更难以接触到更加优秀的教育,与城里孩子相比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见识、理解、待人接物等各个方面也显得略有些“迟钝”,但我想说的是你很优秀这些不能成为你沉沦的借口!

  做痛苦的苏格拉底还是做快乐的猪?心态的失衡是这些985毕业的学子们身上背负的沉重的枷锁。在大众的眼里985和体面的工作、非凡的人生画上了等号,于是乎在大众的“以为里”潜移默化地影响到自己“应该是”,北大毕业受到媒体关注的“北大屠夫”陆步轩曾经被嘲讽为北大的反面教材,陆步轩说,自己用了快三十年终于可以正视自己北京大学毕业学子的身份。可见去掉这道世俗眼中的枷锁不是那么容易的。

  成绩好的人都有争强好胜的性格,在他们眼中在学校这么多年未输过的,怎么进入了社会就能输了呢?当毕业后发现自己所学的大学知识仅仅只是一个敲门砖,一切都需要从头再来。这个和程序员35岁以后只能开滴滴和送外卖一样。这种焦虑源于社会现实,就业供需关系已经出现了很大的不平衡。

  前段时间同为北大毕业的李雪琴因为在抖音上的一段视频一夜爆红,似乎在网民眼里作为天之骄子的北大毕业生不应该通过网红的方式来赚钱。面对网民的质疑她回应道:“北大怎么了?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我只是恰好高考考得好,擅长考试而已。”

  学子们还是要明白,时代变了,读书和赚钱已经变成两回事儿了,上了985能怎么样出来不一样要打工工作,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和阅历不会因为你是985毕业的而怜悯你,不要急着把读书和变现联系起来。不然会一直迷茫。

  教育的初衷出于提高人文素养,民众参加教育的初衷是将来谋求一份体面高薪工作的轻松人生路。然而应试教育造就了一批无实质生活技能的人。

  寒窗苦读十年一朝金榜高中,在过去数千年的思想里,人们对人才的定义局限于通过应试教育考取功名走上仕途,从此便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人生,国人对科举的痴迷,吴敬梓笔下的《范进中举》一文对此刻画的淋漓尽致。我们的孩子从小被灌输的教育就是好好学习,只有这样了才能有出息,要不让你回家放羊、卖猪肉、摆地摊、工地打工....

  为了造就一个985的优异学生,父母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斩断了孩子所有的兴趣爱好,剥脱了孩子参加社会实践的每一次机会。然而当这些象牙塔里的孩子们毕业进入社会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学到的东西和社会脱节变得那样的无力和苍白!

  陆步轩被嘲讽的背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事业成功后向自己的母校捐款9个亿。诚然用金钱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显得有些肤浅,然而对于那些自嘲的985毕业生们来说,他们的追求和彷徨的不正是自己的价值不能被社会认可无法变现的矛盾心理吗?

  近日李佳琦以“特殊人才”之名获上海户口,这让不少还在公司里吃着盒饭、住着出租屋、为了通过7年的努力获得一张上海户口的985学子们汗颜。不少网友酸溜溜的,上什么学啊?出来开直播跳舞唱歌,说相声拍段子呗!还能落户上海哟!

  对此人民日报这样评价:这样的努力和坚持,应该被看见、需要被肯定、值得被借鉴——不是都要学他去做主播,更不是空做“一夜成名”的梦,而是要多想一想,成功背后有什么可称之为必然性的东西。

  因为被人偷换了命运,没有考入大学的苟晶网传服装店月入700万,从苟晶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什么都可以被偷走,但是你的努力和能力是偷不走的!一个中专生能做到的,难道6万多的985天之骄子还需要自怨自艾吗?我们也不需有太多的介怀没有像她一样的成功,努力做好自己,朝着自己梦的方向奔跑就是你的成功!

  回想一下大学给与了我们什么?我们要学习的不仅仅是文化知识,还要学习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大学精神,莫让出身论、职业贵贱论成为束缚你心灵的枷锁。当陆步轩多年以后走出自己内心的束缚,重新审视北大对自己的意义时说:“专注地把本行业干好,就是北大精神吧,既然不能改造世界,就扎扎实实去做一件事。”